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科技

预装软件泛滥成灾三星华为上黑榜iyiou.com

2019-03-12 05:17:32

预装软件泛滥成灾 三星华为上黑榜

随着近年APP运营商预装需求要大于刷机商预装能力,装机成本也一路水涨船高,由初的每个软件0.5元提到每个软件1.5元以上。而在销售渠道,见缝插针的刷机商们成了关键的枢纽。被刷过的无论激活与否,渠道商都可以获得每部约3到10元的利润。

作为消费者,我们往往都有这样的经历:从电商、营业厅、门店或其他渠道买的新,一开始使用就会发现很多自带的预装软件。更要命的是,这些软件即使用不上,也不能被卸载。

2014年315前夕,某互联公司发布的《预装软件调查报告》指出不合理预装软件的三大隐患:占据大量内存、自动联消耗流量,预置木马病毒引起个人隐私泄露。

三星预装率达97.5%

第三方公司刷机肯定会有不安全因素存在,有的会破坏系统稳定性,就像预装PC系统一样。南京易讯通CEO于斌告诉。虽然如此,但在竞争激烈的软件市场里,APP运营商为了提高自有产品在移动互联的市场占有率,往往会抢占先机,在到达目标用户前即预装入自己的软件。

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法律部靳部长则告诉《消费者报道》,消费者的集中投诉点主要反映在预装软件会在后台消耗流量、耗电,占据内存。这些预装软件只有在获取root权限后才能被卸载。但让消费者无奈的是,经过root处理的,品牌返修点通常不再遵守保修义务。

艾瑞咨询《2013年中国智能预装软件用户调查报告》显示,中国市场流通领域的国内外主流品牌纷纷中招,高居榜首的三星更是有97.

5%的都存在第三方预装软件情况。南京易讯通CEO于斌告诉,安卓系统的行货都会有不同程度的预装,少则一两种,多则几十种。水货原装原封少,被预装的情况才会比较轻微。

奇怪的是,无法享受国内的三包政策的水货被预装情况反而较少。现为一家影视公司运营总监的丁译文向的解释是,水货从境外走私,整机组装再到门店销售,流通环节太少了,一般只有门店环节才可能被预装。

预装软件泛滥成灾 三星华为上黑榜

可以无限预装的

在影视公司当运营总监之前,丁译文在APP渠道分发领域经营多年。他告诉:销售渠道多,每条渠道经历的环节更多,因此就给APP运营商提供了更多的切入机会。可以说,出厂能被无限预装,再无限卸载。

丁译文干过多的一次是至少把同一部刷了四次,每次都植入新的预装软件。地点则是北京通州的一家移动营业厅,刷机前给老板或营业员一些钱就行了。

据了解,行货出厂后,预装途径大致有三个:一是出厂时,厂商直接在系统内置预装软件,这些软件可以是厂商自己开发的软件,也有和第三方APP合作的软件。随着厂商操作的规范化,恶意预装软件基本被逐出品牌市场。二是与通讯运营商合作,将软件绑定在定制机或合约机上。第三种则是刷机商直接在销售渠道中下游切入进行预装。

不过,一家专门帮APP运营商预装软件的掌星立意王姓经理则告诉,其实流到销售渠道下游的大多已经被上游刷机商切入,即便如此,下游渠道商也不见得可以发现被拆包的痕迹。为了不被别的刷机商反刷,另一家刷机公司鼎开互联公司则会优选销售渠道下游进行预装。这样可以减少被其他刷机商反刷的几率,并缩短预装软件到达消费者的时间。其商务总监白哲学告诉。

甚至由于反复刷机在预装产业链上很常见,鼎开、掌星这样的刷机商更是顺应时势,推出了到达和激活两种计费方式。卖到消费者手中预装的软件还在,只是到达,软件被点入使用,才算激活。随着近年APP运营商预装需求要大于刷机商预装能力,装机成本也一路水涨船高,由初的每个软件0.5元提到每个软件1.5元以上。

至于刷机对象,两家刷机商都表示,他们目前预装的触手都已经伸向三星、华为、小米等主流品牌。

预装软于繁华处独守清凉;于纷芜处静心养性件泛滥成灾 三星华为上黑榜

预装软件的门道

在销售渠道,见缝插针的刷机商们成了关键的枢纽。事实上,被刷过的无论激活与否,渠道商都可以获得每部约3到10元的利润。

曾在2014年央视315上因预装恶意软件而被曝光的鼎开互联公司商务总监白哲学告诉《消费者报道》,每款软件视其门类,是否可卸载需求,收取每部到达至少1.5元的预装费用。

另一家刷机商掌星立意公司王姓经理,则向透露了包机和刷机两种合作模式。包机适合中小型渠道商,即会有两个软件主推入系统层,并且不能直接卸载。工作量则按照激活软件的数量计算,同时以达到激活总数的18%起算。按照这种合作模式,渠道商每部可以获得3元利润。

而刷机一般适合有经验且出货量在每月十万部级别的大型渠道商,新手渠道商需要公司的协助指导。刷机会置换整个原有系统,新系统和原先的系统区别在于前者植入了自己的推荐软件;这种模式下,可以做到一半的预装软件都留在系统层。无论激活与否,渠道商都可以获得每部约10元的利润。

卸载权应还给消费者

目前而言,面对无孔不入的刷机商,消费者通常毫无办法。

早在2013年4月,国家工信部发布《关于加强移动智能终端管理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《通能坦然地面对自己的平凡知》),要求从同年11月起生产商不得预置五大类恶意软件。同年11月,《通知》正式实施,到现在已过去一年。

而中国公益法援平台创始人张兴彬律师,则显得有些无奈。他告诉,工信部的《通知》更多为倡议性质,缺乏相应的约束力。

不过,在白哲学看来,即使《通知》不是倡议性质,也不构成威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胁。目前,刷机商依据的是工信部对于预装的授权许可。只要APP拿到工信部的预装许可,预装就没有法律风险。他告诉。

虽然《通知》并没有规定如何执行的问题,但在2013年10月底的工信部发布会上,工信部通信发展司副司长祝军曾作过补充解释,即要求生产厂家将申请进的智能终端中预装的应用软件相关信息。

据此,调查发现十三家主流厂商中,仅有五家在参数栏里注明了内置的软件应用,分别是小米、苹果、vivo、魅族和锤子。其中,小米和苹果的应用均为自己研发;锤子则将内置应用和预装第三方软件分开标识清楚。

预装软件类似一种搭售行为,根据买卖合同权利,商家有义务要将搭售的产品告知消费者,同时不应该强行要消费者接受搭售产品。广州金轮律师事务所朱少波律师告诉,建议法规中要明确预装软件的卸载权利应归还消费者。

就在2014年10月23日,由广东省消委会牵头,携手全省23家消委会联名上书工信部,要求预装应用软件应允许消费者自由卸载。

早讯百度拆分部分国际业务摩拜6月将开始布局印度
【亿欧智库】5G会优先促进哪些产业发展
2017年香港家居种子轮企业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